宇宙少女的五金店

♏💤

编舟记|对喜欢的人要忠诚,对热爱的事也要忠诚

猎影人:

長和:





一开始人人都是囚徒


孤独又强大的会先抬头看见太阳


然后他便有了成为别人的太阳的可能



这几日是高中生向大学生转变的升级日,我一直觉得大学时能在自己喜欢的专业里沉浸四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毕业之后如果能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可以说得上是一种终极幸福。但是很多人在大学时只是潦草度日,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毕业后成了选择一份乏善可陈的工作苟且度日的大多数。“勉强”是生活的就基本状态。



认真君就是这样一个勉强度日的人。他不善与人交流,却在出版社里从事着业务工作,每个月都无法完成业绩指标,常常被上司责备。他发现原来“认真”对于他的工作并没有多大帮助。他谦卑得日日道歉,不断的弯腰鞠躬让他变得佝偻,像是一具年久失修的机器,僵硬且麻木。夜晚他手里晃荡着外食,却钻入了一个令我羡慕万分的地方。



他住的屋子是一个小型的书屋。人穿梭在整齐的书架之间,小心翼翼避免碰倒垒叠在地上的书堆,一拐角、一低头都能看见书,甚至一抬头还能看见楼梯上随意摆放着的书。他像是一根木头,却有一所木屋庇护,有一屋书籍安慰。他坐在小书桌前静静看书,翻书声是怂恿,墨香是诱惑,每一页都像是一封久远的情书。遇上不明白的字眼,就翻翻辞典,不明就里的感情便找到了心动的原因。



窗外有猫在叫,他一开窗,猫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理直气壮,不带任何伴手礼。因为没有奋斗目标的人不值得得到它的奖赏。等到他找到了自己真正可以为之燃烧生命的事之后,它会带着巨大的惊喜再来串门。



认真君被调去了辞典编辑部,虽然他是语言学硕士,辞典于他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书,但是对于编辑辞典,他起初只是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工作而已。但是总编的一句话却让他醍醐灌顶。“语言还海洋广阔无垠,而辞典便是漂浮在这片汪洋大海上的一叶扁舟”。身为辞典编辑的他们就像是这叶扁舟的掌舵人,没有征服海洋的野心,只是想带领人们找到心意表达的最佳语言,见证话语奇迹的诞生。这就是他们要编辑《大渡海》的意义,即使一本辞典要消耗他们15年的光景。



这部电影没有着重追求使命感,十五年和大渡海不是他们要征服的里程碑,只是路上的驿站而已,稍稍休息,接着又是长达多年的步履不停。不在乎关注,不求荣耀,他们早在热爱里获得了荣光。因为热爱,所以忠诚,所以坚持。长期进行编辑工作,指纹会被磨到看不见。用指尖亲自去触碰每一个词语,可以收获到触碰到世界一般的喜悦,这就是辞典编辑的奥趣。



认真君找到自己真正擅长的,真正喜欢做的事情了。这意味着他可以不再重复着“抱歉”,用“认真”就可以把工作做好。年纪轻轻就找到了毕生的事业,仅此这一点,他就比大多数人都幸福了。因为接下来他只要一个劲儿向前走就好了。



在他明确自己要一生热爱的事业之后,他听见到了猫叫声,寻着猫的声音,他看见了圆满的月亮和陌生的女人。遇见一个你想要一生守护的人,只要一个劲儿地走向她就好了。如果你有想要与他人产生羁绊的愿望,你一定要将自己的心意真实准确地表达给对方。



认真君为了向林香具矢表白用心写了一封冗长而难懂的情书,那些美好而晦涩的表达让人难以读完。但是如果她真的对他有意,那她用尽一切手段都会把信读下去。她可以在他的起笔中读懂他的小心翼翼,在他的收笔中了解他的坚定与宣泄,甚至能在被他用手指摩擦出的毛边中知晓他的紧张与羞赧。在科技发达、便利的时代,我认为手写情书永远都是最俘获人心的表达,敲击键盘的声音总归有些生硬,不如笔走过纸张的沙响来得细腻与温情。情感表达不要贪图便利。



林香具矢要认真君亲口说出信中所写时,他难以开口。写情书时总是想着把最美的词语都奉献给喜欢的人,但面对面时只能说出一句“我喜欢你”。我喜欢认真君用了20多秒才说出了“我喜欢你”,林香具矢在13秒之后回应了“我也是”。然后用余生践行这30多秒的誓言。



孤独又强大的人就像太阳,人人一开始都是囚徒,等到他看见了自己的太阳,然后他才能成为别人的太阳。几年后认真君成了辞典编辑部的主任,带领着言语学的学生们一起进行《大渡海》的校对工作。他的认真与负责点燃了每一个学生的心,带他们领会辞典编辑的奥趣。就像当初主编引领他找到一生热爱。



这部电影关于传承,着墨不多却让人印象深刻。一只橘猫离开之后,会有另一只橘猫出现在家门口。主任退休后把自己的袖套送给了认真君,认真君带着它编订了《大渡海》。只喝香槟和威士忌的原时尚编辑,在融入辞典编辑之后,也会爱上喝啤酒。还有那班热血中二的学生们。辞典编辑的魅力永远都不会消散,永远都会有人发现它的美好。



你若真正热爱一件事情,你是无法忍受不去触碰的。明明有趣的事情那么多,可主任38年来一心扑在了辞典上。主编在重病弥留时还在坚持将词语采编成例句。一生只爱一个人,一生只为一件事白头,我觉得这是最幸运的人生。因热爱而忠诚。




电影里还对电子阅读和纸质阅读进行了探讨。


狄德罗说:“在手工技能的经济史上,机器最初是朋友,最后往往变成了敌人。” 从纸质阅读到电子阅读,与其说是阅读方式的进步,更不如说是一种文化的转场。这不是一往无前的,而是循环的,可以重头来过的。就像人处于愈加热闹的夜市,上瘾过热辣的火锅,迷恋过酥腻的炸物,果腹一圈之后,还是忘不了带走一杯绿豆沙,这样一晚的消遣才算完整。


不知道为什么人总是喜欢在现在与过去之间做选择,纸质与电子不是对立双方,答案并非唯一。人呀,该贪心一点,享受现在也怀恋过去。强行割裂岂不残忍?




纸质的劣势在于厚重,但是优势也在于厚重


因为匠心地写书、做书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因为认真阅读本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zQ3MzQwOA==&mid=2247484956&idx=1&sn=512f28f86128b27516f3a107f335cd94&chksm=e81cfc73df6b75657b1bc58ad977c43896fb5798b811f6509a356747f7f4c48a8235d97b2571#rd


资源获取:关注公众号——長和之道(changhezhidao),发送“编舟记”即可。



 

评论

热度(814)

  1. 钱酅猎影人 转载了此文字